23年前,我来到深圳加入华为,错过买深南路的房,也见证产业风云变幻

摘要 摘要:深圳是个逼出你潜能的地方。 关于深圳,我的回忆很多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值深圳建市40周年之际,写就本文。酸甜苦辣,俱上心头。1985:第一块电子表来自沙头角,看电子业全球变迁1985年,我在湖南省南县读初二的时候,有了一块液晶显示的电

摘要:深圳是个逼出你潜能的地方。

关于深圳,我的回忆很多,三天三夜都说不完。值深圳建市40周年之际,写就本文。酸甜苦辣,俱上心头。

1985:第一块电子表来自沙头角,看电子业全球变迁

1985年,我在湖南省南县读初二的时候,有了一块液晶显示的电子表。这也是我第一次拥有采用了集成电路(IC)的产品,当年国内的电视机和收音机都是用晶体管的。

我戴在手腕上,珍惜地用衣袖保护住,时不时扒出来看上一眼。那跳动的数字啊,就好比我青春悸动的心。

这是老家政府组团来深圳考察,在沙头角香港一侧买的港货,据说是买了“一撮箕”带回来。说是当时的价格是5港币一块,相比我父母手腕上一百多人民币一块的上海表,可谓“杀伤力惊人”。

上海的表业也就此衰落。上海牌、宝石花,那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啊。

那个年代,霍元甲和香港录像风靡全国,哪个小伙子能带回些港货,找对象的简历上都要多一笔光辉。

改革开放之后,三来一补的模式在深圳甚嚣尘上。“两头在外,中间加工”,就是原料进口和销售都是在香港,加工生产在深圳。包括电子表在内的电子制造业,就是这样在深圳蓬勃发展起来了。

4个特区里,深圳发展最好。深圳各产业里,电子业又发展得最好。 一度有个说法:全球70%的电子业在中国,中国70%的电子业在广东,广东70%的电子业在深圳。东莞一堵路,全球电子产品价格就跳动。我认识的老一代创业者挺多的。我父亲戴国良的学生邓正清来到深圳合伙创立中元电子做元器件,甚至在布吉的荒山里挖出了一条中元路。罗文华创立的航嘉电子现在是家很大的电源模块企业,大量采用了明锐理想视觉检测设备。南京熊猫派出潘光宇来深圳做京华录音机,那是我90年拥有的第一个WALKMAN。

深圳电子业成长的关键原因是,背靠电子业发达的香港。

香港的电子业,起家于六十年代,甚至早于台湾(七十年代起家),产业来自日本和美国。

1959年,胡孝清在香港开设了第一家收音机工厂,承包了索尼晶体管收音机(本地称为原子粒收音机)的制造合约。最初主要是劳动密集的装配工作(俗称:拧螺丝)。美国的电子公司也到香港设厂,到了1970年,据说有230家电子厂了。逃港潮带来了大量廉价的劳动力。

70年代初,集成电路的兴起,电子表产业发展了起来,起初价格很高。1972年,英特尔收购了Microma,野心勃勃地想进入这个领域,推出的电子表定价为400美元。结果,几年之后,随着日本企业(西铁城、卡西欧、精工等)的疯狂扩产,价格降到了数十美元。1978年,英特尔灰头土脸地退出了这个行业,从此再也不做电子整机了,专注做CPU。

图注:英特尔博物馆里的电子表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