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履霜,布衣成礼|庚子年祭庄大典昨日礼成

摘要 霜降,履霜。 钟撞鼓伐,衡门游息,杲 杲秋阳洒遍蒙城县庄子祠堂。 当此之际,竹山书院、脩立书院学人并四方佳士九十余人,集于 庄公堂前,身心庄敬,恭肃礼拜。岁岁霜降,布衣履礼,鼓盆于蒙涡之畔,秋水时照,旋面自诚。况庚子大疫,民生多艰。祭义云:

霜降,履霜。 钟撞鼓伐,衡门游息,杲 杲秋阳洒遍蒙城县庄子祠堂。 当此之际,竹山书院、脩立书院学人并四方佳士九十余人,集于 庄公堂前,身心庄敬,恭肃礼拜。

岁岁霜降,布衣履礼,鼓盆于蒙涡之畔,秋水时照,旋面自诚。况庚子大疫,民生多艰。祭义云:霜露既降,君子履之,必有凄怆之心,非其寒之谓也。惟诚惟敬,反求诸身。

自2012年恢复布衣祭庄之初,祭祀就包含: 讲学、论坛、雅集、茶会等一系列活动。 它不单单只是一个祭典,愧乎道德,依仁游艺。 连犿无际,归宗为一。

祭岂外哉? 皆生命庄严之外显。有朴茂 庄严之人,才有威仪赫赫之礼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